华尔街掌管14万亿的量化三巨头都栽了LTCM的历史

时间:2020-08-15 03:07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导读:
扫描关注公众号

  3月以来,全球资本市场出现了一轮历史罕见的“熔断式”暴跌行情,不仅股票市场、连商品市场都接连崩盘,不少投资者认为,这对于“牛熊通杀”的量化基金而言,或许是获利大机会。

  然而,数据却显示截然相反的结果:全球三大量化巨头集体栽了。文艺复兴(Renaissance Technologies)、Two Sigm以及德邵(DE Shaw)均出现业绩大跌,业内称这是“量化大地震”。

  文艺复兴是业内最著名的量化对冲基金之一,据悉,自1988年以来,文艺复兴旗舰基金年均回报近40%。然而,近来文艺复兴却栽了,并且损失呈在不断扩大。

  我们曾在熊市赚了100亿的西蒙斯:数学、常识和好运气讲到文艺复兴科技的创始人西蒙斯。他一直是华尔街的另类。他和一群数学家们在远离曼哈顿的长岛,每天都在优化那个神秘的模型。他们的办公场所如同《西部世界》中的“母巢”,经常能听到巨型计算机嗡嗡作响的声音。

  他的大奖章是最富有争议的基金产品。从1988年到1999年,大奖章的收益率远超巅峰时期的索罗斯,而且没有一年取得亏损,以至于在2005年将外部投资者拒之门外,只管理公司内部高管的资金。西蒙斯曾经表示,自1988年以来,Medallion的年平均回报率(扣除费用后)约为40%。

  有人说西蒙斯通过AI早就破解了股市的密码,也有人说西蒙斯只是一个不公开业绩的骗子。

  在1988 年的时候,我决定百分之百的依靠模型交易。而且从那时起,我们一直都这么做。一些公司也运用模型,然而它们的宗旨是,他们有一个模型,用这个模型得出的结论给交易员提供参考意见,如果他们赞成这个结论那就照着执行,如果他们不赞成那就不执行。这不是科学,你不可能模拟出13 年前当你看见市场行情数据时的那种感觉。而且回溯测试(Back test)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如果你要是真的靠模型去交易,那就完全遵照模型说的去做,不管你认为那个模型有多聪明或者是多傻,这后来被证实是一个很正确的决定。

  所以我们建立了一个百分之百依靠电脑模型做交易的公司,做的业务从我前面提到过的外汇、金融工具,逐渐发展到股票以及其他一切可以交易的、流动性强的东西。那个时候,为了得到数据,我们派人去美联储影印利率的历史数据,那些数据在其他地方找不到,你也不可能简单地从网上买到。为了得到区域性数据,我们必须要手工搜集大量的数据,而且我们确实做到了。

  逐渐地,我们变得更加聪明了,那些模型也变得越来越有效,我们还招进了越来越多的人,伊斯辛德说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数学团队,我认为这不完全正确。从其他方面来讲,这个团队也不差,我们招了很多很聪明及擅长这些工作的人。我们从1988 年开始创建大奖章基金(Medallion fund),1993 年我们不再接受帮外界投资的新业务,只有雇员才能够投资。

  然而,就在今年,其旗舰机构复兴万象机构股票基金(Renaissance Institutional Equity fund)通常持多头头寸,3月份已下跌18%,至此今年跌幅已升至24%。

  据熟悉Two Sigma的消息人士称,其旗舰频谱频谱基金今年下跌近2%。但是其“全球宏观”指南针基金表现更糟,截至周五下跌了13%,而其绝对收益基金却下跌了3%。

  两个Sigma由计算机科学家David Siegel和数学家John Overdeck于2001年创立,他们在DE Shaw一起工作时相识。尽管公司比Renaissance和DE Shaw还要年轻,但在过去十年中,两个Sigma的发展迅速,并被广泛认为是量化投资的领头羊。

  2008年,Two Sigma的管理规模还只有46亿美元。不到10年的时间内,该基金的管理规模扩大了逾10倍之多。

  Two Sigma的名称代表了Sigma一词的两种不同含义。小写的Sigma“σ”代表着一项投资的波动性和超额回报,而大写的Sigma“Σ”是求和的意思。

  Two Sigma认为,自己并非典型的投资机构,而是同时遵循技术创新原则和投资管理原则的一家公司。自创始之日起,Two Sigma就十分强调机器学习和分布式运算的运用,而基金内部的人员构成也凸显出对技术的重视。

  在Two Sigma,72%的员工没有金融背景。大部分员工是从麻省理工学院、卡耐基-梅隆大学以及加州理工学院等院校的计算机科学、数学和工程专业毕业生中直接选聘的。超过1200名员工中,三分之二在从事研发工作。

  在公司官网上,Two Sigma这样给自己下了定义:”超过1200人相信科学方法是最佳投资方式。用信息支撑理念。用重复试验来优化。这就是Two Sigma。

  Two Sigma大肆扩张的背景是计算机化投资(computerized investing)浪潮的兴起。在这股浪潮中,对金融知之甚少的科学家和工程师试着借助强大的算力从新闻和数据中寻找线索,从而实现对证券价格走势的预测。《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指出,这种方式尽管也被称为量化投资,但与传统量化投资方式并不相同,尤其是在实践中。传统量化通过编程来押注证券价格之间的统计学关系,并不十分关心真实世界的信息。而新型量化投资的目的是,借助比人类更聪明、更快速的算法来过滤全球信息,发现模式(pattern)并做出交易决策,从而打败人工选股。

  与此同时,德邵的主要基金Composite在截至上周五的一个月内下跌了2.6%,使其今年跌入负数。据悉,该基金规模达130亿美元。

  其全球宏观基金Oculus本月下跌了0.8%,但在对冲基金领域仍是罕见的异常值,到2020年迄今上涨了2.5%。

  但是德邵最独家的、最宝贵的“统计套利”对冲基金 Valence 本月跌了9%以上,而全年下降了4.6%。这是德邵首次罕见的跌势,原因是市场动荡扰乱了计算机驱动工具所依赖的许多信号。

  据悉,Valence资产规模达60亿美元,对其管理的资产收取3.5%的费用,并收取其产生的利润的35%,几乎是行业平均水平的三倍。

  德邵是全球最大,最著名的对冲基金之一,一是因为其是“量化”投资行业的先驱,二是其收益的稳定。自2001年以来,该综合基金仅遭受了一年的亏损(2008年创下8%的增幅),并且在过去10年中有7年实现了两位数的收益。

  我们也曾经讲过D.E.Shaw,科学家有了钱以后真是挺吓人的!看看DE.Shaw的牛逼人生交易高手经验谈 里说到,他这个学霸,是 PhD 们的偶像:斯坦福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博士, 30 岁不到就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做教授,专门研究超大规模并行计算。

  他 1986 年放弃了钻牛角尖的教授生涯,进入华尔街著名投行摩根士丹利做 quant trading(可以通俗地理解为用计算机自动炒股、债和外汇)。仅仅 2 年之后他就在政治斗争中失败,被迫离开摩根斯坦利(欢迎 quant trading 方面的达人来八卦补全这一段故事)。但是这厮本来就不是池中物,同年,他就开办了自己的对冲基金 D.E. Shaw & Co. LP.,专注 quant trading,利用高速计算机网络和市场瞬间的有效性缺陷来进行高频统计套利。

  和今天高频交易人满为患的情况不同:当时计算机很破,内存上兆的就是中型服务器了,计算机语言和组件也比较晦涩,不像今天这么普及和丰富,不会冒出来个 12 岁少年就能写一个网站编一个游戏,然后对着 80 后的老头子们说你们不行之类的。因此,能掌握高速网络编程和大型并行计算的人,除了能算弹道和模拟核爆之外,还能成为第一批做高频交易的人,干的事情基本就是无风险套利——利用市场无效性,剪市场的羊毛,赚钱的速度仅仅取决于你能剪多快。

  作为专门研究超大规模并行计算的顶级专家的 Shaw,率先杀入高频交易,完全是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剪羊毛速度世界一流,很快人生进入了新的高峰。到 2015 年,他的个人净值已经 41 亿美元(David Shaw - Forbes),杀入全球财富榜前 500。

  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简称LTCM成立于1994年2月,总部设在离纽约市不远的格林威治,是一家主要从事定息债务工具套利活动的对冲基金。

  自创立以来,LTCM一直保持骄人的业绩,公司的交易策略是市场中性套利即买入被低估的有价证券,卖出被高估的有价证券。

  LTCM将金融市场的历史资料、相关理论学术报告及研究资料和市场信息有机的结合在一起,通过计算机进行大量数据的处理,形成一套较为完整的电脑数学自动投资系统模型,建立起庞大的债券及衍生产品的投资组合,进行投资套利活动,LTCM凭借这个优势,在市场上一路高歌。

  1996年,LTCM大量持有意大利、丹麦、希腊政府债券,而沽空德国债券,LTCM模型预测,随着欧元的启动上述国家的债券与德国债券的息差将缩减,市场表现与LTMC的预测惊人的一致,LTCM获得巨大收益。

  LTCM的数学模型,由于建立在历史数据的基础上,在数据的统计过程中,一些概率很小的事件常常被忽略掉,因此,埋下了隐患--一旦这个小概率事件发生,其投资系统将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

  这一策略并不关心某一股票或债券的价格是升还是降,而是赌在相关股票或债券的价格向常态收敛上。长期资本 的一项赌注下在美国30年国库卷和29年国库卷的价格收敛上(卖空前者,买入后者),本以为可以不论价格升降都稳操胜券。不料,亚洲和俄国的金融危机使惊恐的投资者一窝蜂地涌向似更安全吉祥的30年国库卷,结果造成30年国库卷和29年国库卷的价格发散,而非收敛。类似的其它几个收敛交易也都以发散而告终。

  1998年,金融危机降临亚洲金融市场,LTCM模型认为:发展中国家债券和美国政府债券之间利率相差过大,LTCM预测的结果是:发展中国家债券利率将逐渐恢复稳定,二者之间差距会缩小。

  同年8月,小概率事件真的发生了,由于国际石油价格下滑,俄罗斯国内经济不断恶化,俄政府宣布卢布贬值,停止国债交易,投资者纷纷从发展中市场退出,转而持有美国、德国等风险小,质量高的债券品种。

  LTCM万万没有料到,俄罗斯金融风暴引发了全球的金融动荡,结果它所沽空的德国债券价格上涨,它所做多的意大利债券等证券价格下跌,它所期望的正相关变为负相关,结果两头亏损。

  它的电脑自动投资系统面对这种原本忽略不计的小概率事件,错误地不断放大金融衍生产品的运作规模。LTCM利用投资者那儿筹来的 22亿美元作资本抵押,买入价值3250亿美元的证券,杠杆比率高达60倍。由此造成该公司的巨额亏损。它从5月俄罗斯金融风暴到9月全面溃败,短短的150天资产净值下降90%,出现43亿美元巨额亏损,仅余5亿美元,已走到破产边缘。

  LTCM掌门人是梅里韦瑟(Meriwehter),被誉为能点石成金的华尔街债务套利之父。他聚集了华尔街一批证券交易的精英加盟:199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默顿(Robert Merton)和斯科尔斯(Myron Scholes),他们因期权定价公式荣获桂冠;前财政部副部长及联储副主席莫里斯(David Mullis);前所罗门兄弟债券交易部主管罗森菲尔德(Rosenfeld)。这个精英团队内荟萃职业巨星、公关明星、学术巨人,真可称之为梦幻组合 。

  直到破产,LTCM曾经的辉煌仍历历在目,在1994--1997年间,LTCM业绩辉煌骄人。成立之初,资产净值为12.5亿美元,到1997年末,上升为48亿美元,净增长2.84倍。每年的投资回报率分别为:1994年28.5%、1995年42.8%、1996年40.8%、1997年17%。

  LTCM曾经以为自己掌握了致富秘籍,在国际金融市场上连连得手,自信满满。可是偏偏出现了他们所忽视的小概率事件,使其造成巨额亏损已近破产。因此,我们交易员运用任何方法或工具在外汇市场上进行运作时,必须认识到它们有时会出错,会使你错失一些机会。即使出错只是小概率事件。

  在投机市场上生存与发展,控制风险是永恒的主题。正因为在金融市场上任何人任何方法都可能出错,所以控制风险是我们交易员应终生牢记在心的铁律。如果你所依赖的方法或工具,在出错时仅使你错失一些赚钱的机会,这并不要紧。如果它们出错时,有可能会令你伤筋动骨、全军覆没甚至负债累累,这样的风险就必须严格控制了。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对冲套利

足球打水软件_足球双边打水_足球打水论坛_足球预测分析App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